班花离婚引发的一场微信群战争

班花离婚引发的一场微信群战争

转载:

下班等地铁的路上,他发现,中学同学微信群忽然欢腾起来。

——那本是一群大老爷们闲论天下、指点江山的吹牛群,经常是一个人发一条新闻,冷场半小时,另一个人出来讨论几句的地方。

怎么忽然热闹起来了?

他点开群看,噢,进来了个新人——嗯,是原来中学的班花。

虽然毕业也十几二十年了,班花也不再年轻了,但毕竟曾经是班花。

中学时的惯性,让十几年前的男同学们激动起来——甚至比十几年前,还更直白了几分。

中学男生喜欢一个女生时,为了掩盖这份外界认定的软弱,以免失了男儿雄风,会格外对喜欢的人生硬粗蛮,冷言冷语。但十几年过去了,喜欢一个女生不再是羞臊的事,成年人的社交生活也磨厚了脸皮。当年没抖擞的讨好姿态,自不免都抖搂了出来。

立刻有人显出熟稔来,问班花家里的麻烦怎么样了——一副对班花家里了如指掌,“平时我们也有联系”的架势。

班花轻描淡写地说,离婚的事谈得差不多了,近来要离开上海,回乡来待一段时间,“协议离婚太累人了。”

听说班花要离婚,群里似乎愈加热闹起来。当然,群里的诸位都是结婚生子、有儿有女的人,据说各自感情也都幸福得很。但这时不知怎的,大家都跳出来了。

甲说:要回来也好,我们在某某楼摆一桌,我来请客!——我跟那个楼的老板特别熟,订个包间一句话的事。

乙说:单是吃饭,没啥意思,我新买的某某款车,可以载大家到湖边去跑一跑。大家一起去,看看风景吃吃酒,好得来。

丙说:到湖边好啊,湖边那个度假村,我有高尔夫球VIP的,大家去那里玩一趟,都算是我的。

丁说:我看还是包个船游湖好,这个季节的鱼好吃的……我跟某某公司入股的,借个船很轻松的……

他在地铁上看微信里闪烁的对话,笑笑,摇摇头。

他所住的城市,离上海不远。毕业了,同学们有能耐的去苏州,去上海,去杭州……去不了的,或者恋家的,还是回来。

他知道,对男同学们而言,班花,又嫁去了上海,那是美人如花隔云端。现在回来了,有点仙女下凡尘的感觉。

他也知道,这些男人们真要抛家弃子跟班花在一起,那是不会的;只是总得吹这么几下子……唉,免不了的嘛。

到下了地铁,他再看微信群里,情况又变了:改吹房子了。

甲在吹自己住在本市的面筋区,新买的房子。乙则说自己的水蜜桃区,要买个小别墅了。丙揭穿说,乙那个小别墅不是他爸妈买的嘛……丁则说,自己在市中心小笼包区住,地方就不太宽敞了。

他看着,忽然觉出有点刺来。

他自己还在供房子,就在水蜜桃区,一个普通公寓。看房子的时候,自然是千好万好;但开始供了,就总觉得哪里差一点。当然,他也安慰自己:水蜜桃区的房子嘛,不如面筋区的房子新潮,但是配套要舒服;不如小笼包区来得繁华,但是空气要好一点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到最后还是自己最好……

“没有输嘛。”他想。

比起中学的同学来,他没好到哪里去,但是终究也是不差的。自己有自己的开心,别人家的事情,那是别人家的……

慢慢的,群里几个平时不说话的也活跃起来了。住在苏州的人说话了,住在上海的人说话了……每当这几位说话时,群里的几位本地人就会稍微失色一点。

于是口风又转了,本地的几个人,先悻悻说了几句不着边的话,随后便半开玩笑地调侃(hiquer.com):

“哦哟,看你们在上海这么好,以后我儿子大学考到上海来,要拜你做干爹,请你多照应的哟……”

他就这么看着群里争奇斗艳,忽然有个同学在群外给他开了个小窗口,愤慨地说:

“谁不晓得,那个谁在上海苦是苦得来,还要靠家里贴钞票,儿子么成绩差得一塌糊涂,现在倒是在群里开始吹牛了……”

他回了个嗯哦,但回完之后,莫名其妙地觉得轻松了,一口气呼出去了。

似乎在上海的那位同学,生活没那么风光,他又赢了一招似的。

他在路上,买了份外带套餐回家——老婆上班忙,孩子上学回来得晚,到外面吃又费时间又贵,外带回家就成了他的爱好:捎带手嘛。

到了家,他看微信群时,发现大家都开始贴上图了:

新车,房子,高尔夫球的英姿,健身房的自拍……都是各自的骄傲啊。

他看着那一连串的吹嘘,心里默默盘算着:

他知道甲看似风光,但被丈母娘克扣得很凶。

他知道乙看似厉害,其实已经得了糖尿病了。

他知道丙虽然高尔夫球打得好,但儿子比较笨,考试经常不及格。

他知道丁看着人头很熟,但家里的产业是个空壳子,要拆东墙补西墙……

苏州的那个?虽然住在苏州,但到现在都没个孩子,估计家里也不太好……

上海的那个?嗯,那是要家里贴钞票的……

嗯,比来比去,还是自己比较好。稳稳当当的。老婆也挺好,孩子也挺好……

老婆回来了,孩子回来了,外带又热了热,加上一个炒菜,吃饭了。

他又扫了眼微信群,发现有个家住澳大利亚的上线了,开始跟班花说起话来。敢情头两年班花去澳大利亚玩时,还跟这位见过一次面。

俩人说起来,颇有些旁若无人的熟悉状。那位当然也不失时机地贴了张自家花园的照片。一时满群失色,众皆黯然无光。

他把炒菜吞下去了,嘴还在嚼着,空嚼了好一会儿。

饭后,他收拾碗筷到厨房,帮老婆洗碗,自己又三心二意地问了孩子几句学校里的事,但心里老琢磨着澳大利亚那一茬。

不,他不喜欢班花——当年在中学时,全班都喜欢班花时,就他比较例外,喜欢低年级一个女孩子。当然没表白过。

大概,对大家都喜欢的、捧着的,他一直会躲开吧?

他其实不在意班花跟那个澳大利亚的谈得多欢,只是……他以前总觉得自己,至少在那个群里吧,过得算挺好的。

但现在,这个在澳大利亚的……哼。

饭后,他开了电脑,特别认真地搜索起来。他根据那个澳大利亚的同学给的花园照片:查,查,查到他家住在哪儿。

嗯,好像差不多了,是这个地段。这个地段的房价是多少来着?……

“你查什么呢?”老婆从肩后看看他的屏幕,“个房子蛮好看的。”

“我就查查看这里的物价。”他回答,“我们以后去那里旅游,好租这里的房子的。”

“还想旅游呢,先把孩子上中学的钱准备好吧。”老婆晃晃悠悠走开了。

查到了!原来这房子是在市郊……看着有花园,但价格不高……离市中心还有段距离……嗯,看来这房子好看归好看,不太贵,而且生活不太方便……这个澳大利亚的同学看着很风光,实际上,也就那样嘛……

他觉得,自己的心态又平了。

晚上,孩子看电视,他和老婆靠在沙发上,对电视半看半不看的,各自刷手机。

忽然微信有人跟他说话。

他一看:是班花。加了好几年了,除了寒暄就没说过话的班花。

班花说:看群里那么热闹,她都不敢说话了。

他回答:哈哈哈他们平时不这样的。

班花说:啊,那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子?

他回答:这个就要问你自己啦。

班花说:不过说真的,我下周要回来了,好不好我们喝个茶?

他愣了愣,说好的呀。

班花说:毕竟人多的时候大家说话么,又不一样的。那么下周四好不好?具体时间之后我跟你说。

他说好。

放下手机后,他感到了一份私密的满足感。哈哈,赢了!

他当然不喜欢班花,至今依然不喜欢,但是……他又打开微信群,看到那老几位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自吹,就再一次体验了这种私密的满足感:

嘿嘿,看你们吹得起劲,嘿嘿……

好像看着前门一群人在那里持票排队,自己偷偷溜进了VIP后门,坐到了前排似的。

因为高兴,他去冰箱拿罐冰红茶。打开冰箱门时,忽然就莫名其妙地,想起了自己中学时,喜欢过的那个低年级学妹。

他离她最近的,就是在学校小卖部,一起隔着冰箱打量饮料瓶的时刻。

她请他帮她拿一下高处的冰红茶,他拿了,当时递给她时,他脸红得不行。

那时候多纯真啊,那时候觉得厚着脸皮去跟女孩子讪笑是特别不要脸的事,可千万别活成那个样子……

她叫什么名字来着?她现在过得好不好?她长什么样?

他一时想不起来,手扶着冰箱门愣了一下子。

每当似乎要想起来时,就有一堆后来的、似是而非的记忆横插过来。

算了,不想了。

他拿了冰红茶,合上冰箱门。

反正,下周四是要跟班花喝茶的。

他又扫了一眼微信群里,睥睨那些吹着牛跟班花搭话的人:

嘿嘿,你们接着吹,反正,终究是我的日子过得最好!

本文当然纯属虚构。

灵感来源:

“(我那老同学) 他现在那房子,满堂的硬木家具,那汽车,那电器,还有那身肥肉,那本应该属于我的呀! ”

——《我爱我家》30集,《再也不能这样活》

ad-8.27
万人迷游戏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